別看輕自己的服務─金錢是高難度的靈性修練

2009090817580044.jpg 


錢是精神、能量的交換物。因此不管任何交易,買賣雙方認為價值相當,彼此都有公平、合理的感覺是很重要的。有些靈修傳統認為,道法本質上是無價之寶,要錢、收費都是不道德的。不過會這樣說的傳統派別通常存在有人供養的文化社會裡,信眾自會提供樸素但舒適的生活。這類老師教導靜坐或說法、開示可以不收錢,因為他們有信眾慷慨的供養和支持。在我們西方文化裡,社會上大部分的人不明白靈性教導的價值,所以除非開口要求付費,否則老師沒有維生的途徑。即使用樂捐的方式許多西方人也搞不清楚,有人聽了兩個鐘頭的講演說法,捐的錢比他買一杯咖啡和麵包的錢還少。

這種混淆可能和西方人把金錢視為首要的交換物有關,而不是那麼看重勞力、食物或服務形式的精力付出,某些東西若是價格低廉或不用付費,就被視為低級或沒有價值。這種既定的觀念經常使我們只求近利,而無法想像事物長遠的結果。比方說,有人去聽一場佛法演講,事後沒有任何樂捐、布施,他大概不知道自己省了錢,老師可是付不出房租,更別說繼續學習進修了。在互動頻繁、緊密的社群裡,大家知道藝術家和靈修老師是社群的資產、寶貝,眾人一定要支持,否則可能就會失去這些寶貝。任何有天分的專才,不管是提琴手還是詩人、體育家還是作家,只有在生活不虞匱乏之下才能全心全意研究、練習。這就像奧林匹克賽跑選手,體力要達到顛峰又要每週工作四十個小時,那是很難的事。如果瑜伽老師另外有全職工作,不論是自己的平日練習、學習,或各種教材準備,都會力不從心,沒有辦法達到專業水準。

此外,西方人有個想法特別釐不清,認為論及金錢或財務清楚(例如定契約),或是堅持要人履行財務約定等等,就是「不靈性」。我認為這對靈性是不正確的瞭解。清楚、公正的經營生意是高難度的靈性修練,因為他會處處碰上規矩營生的戒律。當我們把生意經營得個個受惠、人人得益,那是最難的靈性測試了。「認為老師要求合理的酬勞是不靈性的」,這種責難通常發自於一種人---不肯公平、公正的做交易,然後用這種話為自己的貪婪找正當理由。

一般說來,瑜伽老師收費太低廉跟收費太昂貴一樣,在道德上都有可議之處。由於在我們的文化裡,收費太低廉可能會貶低這個服務,使得一般人心目中留下沒價值的印象。我很少看到瑜伽教室或工作坊的收費超過當地的物價標準。不過,需要質疑的倒不是收費合不合理,而是付款時間、付款方式及必要時如何退費等問題有沒有合理的約定。

或許從生活的其他層面可以讓我們更清楚交易買賣的金錢往來方式。我們有誰會在超市跟收銀員說,「啊,忘了帶皮包,東西讓我拿走吧」?我們進到戲院能說,「我保證晚一點會付錢」這種話嗎?有哪些服務會讓我們沒有付費就先享用幾個禮拜?可是瑜伽老師就經常把自己放在這種處境裡,而且持續在這種困境裡掙扎。瑜伽老師容許學員做出文化裡視為稀鬆平常的投機、佔便宜的事,就是教他們看輕、貶低所接受的服務。糟糕的是,財務不明確會是老師陷入困境的原因。我認為,在我們准許人們拿取不是免費的東西時,實質上就是在鼓勵他當小偷。通常小偷沒抓到會繼續做賊;同樣的,容許學員持續不公平的交易,對他們沒有好處。

多年前我在某個瑜伽中心授課,有個學員習慣提早來教室,經常以自己身體的毛病向我提問,結果有如上了三十分鐘的私人課。那時候自己還沒有明確的界限、約定,認為自己提供了寶貴的服務,這件事就這麼持續下去。這個學員很有錢,絕對付得起私人課的費用,可她總是有理由不這麼做。從她和其他人的互動裡我漸漸看出來她習慣佔別人的便宜,例如時間到了才取消按摩約定(或者根本不知會),這事實上是竊取他人的時間和收入的行為。允許這種行為繼續下去,只是助長她竊取的本領。不過更重要的是,讓別人濫用自己的豪爽大方,是貶低自己的工作。

有時候竊取是不著痕跡的。有位學員住豪宅,從不諱言生活奢華,但是每次付費時似乎總是有怨言。她會嘟噥,「我什麼都沒學到,卻整天付錢!」,或者說「喔,天啊,又要付錢了!」她這種損人的話語讓我覺得沒有尊嚴。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多個月,一直到最後,就在她不知輕重的批評之後,我請她把支票收起來。她有些驚訝,我說,「我想這個課不合你的需求,因為從你的評語聽來,這課似乎對你沒有價值。」她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我繼續說,「我不知道你自己有沒有察覺到,你每次付費的時候都有一番批評,那些話傷到我的尊嚴和價值。如果你真的覺得這些課不值得你付錢,我希望你不要上了。」她大吃一驚,態度堅決的說她很珍惜這些課。以後她再也沒有這類批評了,我總算鬆了一口氣。

將近二十五年的教學經驗,以及聽聞同事對錢事的為難,我已經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建立明確的財務規則只完成一半的工程,如果老師或負責人對這些規則悶不吭聲,或是表現出一絲絲模糊或不好意思的跡象,當下他就毀了先前建立的約定。老師在要求合理的報酬時,即使有那麼一絲絲不自覺的不自在,許多學員會抓住這個細縫,想辦法鑽漏洞規避財務約定。同事說,當他們拒絕延長學員的上課卡,或拒絕退費,或者僅僅只是要求學員準時付費,學員就指責他們「不靈性」,這種指責經常讓他們深覺內疚。相反的,我注意到那些有明確財務規定並且坦然要求付費的同事絕少發生這種情形。我相信這是因為這些老師事前有所防範,使得這種事無從發生。

一般說來,那種任人來來去去、隨時插進來上課的瑜伽教室會任憑善變的群眾擺佈,因此老師的收入也非常不穩定。那種先付一筆錢買上課卡,而且嚴格執行上課卡時效的瑜伽教室則經營有方。不過,這種瑜伽教室發現學員經常和他們討價還價,想盡辦法延長過期的上課卡。確定學員在買上課卡之前全然瞭解它的規則,並且把規則清楚印在卡上,明確聲明不能延期,這種做法可以防止學員投機取巧。

更安全、公平的做法是,要求預先報名和付費(不論是每期四到八堂的定期課還是有上課條件限定的課程)。就我自己經營瑜伽中心的經驗,我發現總是有人希望報名但不要繳費,他們發誓到時候一定會來上課,所以我們擋掉了其他報名的人,結果許多人沒來。這表示我們損失了很多需要的收入,而那些不守信用的人也剝奪了其他人上課的機會。這種事經常發生(一般課、瑜伽營、師資訓練課都有這種情形),最後中心的老師訂出政策,所有報名的學員必須費用全額繳清才算真正報上名。要學員先付費,不僅是聲明你即將提供的服務是寶貴的,同時讓學員明白他們即將接受的服務是寶貴的。

這個政策用在比較長的工作坊和訓練課也非常管用,學員在講定的時間內付清費用,提醒學員逾期未繳費有可能從名單上除名。當然,也要事先明確聲明取消報名和退費的方法才公平合理。這需要白紙黑字寫清楚、講明白,事後才不會有誤解。瑜伽中心可以定一個期限,學員可以在期限之前取消報名(扣除一些手續費),過了期限取消,如果該名額無人遞補則不退費。你必須依據開課的形式決定合理的期限,你在這個期限之內有可能招收到其他人。教私人課的老師需要決定自己的政策。有些人在他的名片或廣告單上註明取消課程方法,例如「請注意,如果你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取消課程,你要付百分之五十的費用(或任何合理的比例)」。這通常能讓學員特別看重他們預定的上課時間。取消政策能大大降低取消的頻率。

轉載自 心光網 - http://www.lightweb.com.tw 

創作者介紹

-18℃的味道

niya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